宝成蔡佩君示警:越南已无便宜工资了

挺着 6 个月孕肚,脚踩着亚瑟士(Asics)球鞋,全球最大製鞋代工厂宝成集团执行长蔡佩君现身在台中大肚山,参加集团 50 週年原生林复育活动。久未露面的她,只要谈起家庭生活脸上表情立即堆满笑容,儘管幸福洋溢,但是难掩去年度业绩衰退的困境,美中贸易战如火如荼之际,宝成早已布局东南亚,然而蔡佩君却示警:越南已经没有便宜工资。

正当外界多以为,纺织产业当中的成衣与製鞋业,因为在东南亚拥有庞大产线,应该是享受避开关税的转单利益,但事情结果似乎不然。

宝成在越南  停止扩厂计画

上个月,耐吉与 Adidas 等国际一线品牌大厂签署一份给美国总统川普的公开信,信中要求川普重新考虑对中国製造鞋类加徵 25% 关税;因为一旦开徵,对国家、企业或是消费者都是灾难。

蔡佩君解释,很多厂商跟宝成很像,在越南产能比重已经很大,如果要再盖新厂或是扩充产线,会造成一定经营压力,原因就出在,现在越南已经没有便宜劳工。

这句话不是只有全球最大製鞋厂讲过,早在几天前,台股纺织股后聚阳董事长周理平同样提到,新加入者要移入越南、原有企业要扩厂,现在两股力量都在抢工,只会造成竞争压力加剧,当地劳动力呈现供需失衡,越南已经过热了。

目前越南最低工资约 140 美元至 180 美元(区域别不同),加总保费与加班费等变动薪资,估计平均月薪至少 300 美元,若以宝成在越南聘僱人数 15 万计算,等于一年人事费用逾 14 亿元,接下来,越南的薪资成本,只会如同複利般愈滚愈大。

一名曾在鞋业的人资主管透露,越南劳动法令规定,进驻的企业必须制定梯形薪资,以政府公告最低薪资水準为基準,第一级距的薪资水準为最低薪资加 7%,从第 2 级距起每多一个级距增加 5%,以此类推,举例来说,假设越南最低薪资月薪为 140 美元,第一级薪资为 148.9 美元、第 2 级月薪水準就是 157.3 美元、第 3 级为 165.2 美元,按照员工年资进阶薪资级距。

过去 10 年,越南政府每年以一成多幅度调涨最低工资,当最低工资上涨,梯形薪资会跟着垫高,「等于是所有员工都调薪 15%,这是很可怕的支出」。不仅如此,潜在费用也是一大陷阱,例如,资方每年依据劳工总薪资的 2% 支付工会会费,年年涨最低工资加上梯形薪资,总薪资规模持续扩大,工会会费跟着水涨船高,这还不包括当地的社保成本。宝成蔡佩君示警:越南已无便宜工资了

过去宝成在中国产能比重最大,如今已经远低于越南与印尼。

劳工意识高  也让台商头痛

越南同奈省工厂是宝成投资越南的第一座工厂,至今已有 25 年历史。据悉,该工厂至少有一万名员工,平均月薪资逾 900 美元,换算新台币逼近 3 万元水準,劳力成本不断升高,逼得宝成在两年前悄悄停止招工。

对此公司回应,随着人工成本提高,公司持续导入自动化设备,透过人机协作创造最佳配置,因此在人力管控有所调整。显然,公司不否认越南劳工聘僱人数必须控制,在自动化技术尚未成熟时,只能消极地减缓劳力成本压力锅。

一名鞋业主管则透露,其实越南劳工意识高涨是企业最头痛的事,之前就曾听闻隔壁工厂的伙食费增加,他厂员工知道了,想要争取比照办理索性罢工,本来资方还搞不清楚状况,赶紧去问才知道,原来是为了一支鸡腿,越南员工会因为大小事情就动不动罢工,让资方陷入随时要拆解炸弹的情况,如果遇到生产旺季,就会非常麻烦。

当大家还沉浸在越南热,宝成早就去印尼卡位。目前越南占宝成总产能高达 45%,已是最大产区,只好将目光转向印尼;印尼最低薪资为 131~288 美元(区域别不同)。蔡佩君认为,现在选择去印尼的厂家不多,加上当地人口数 2.5 亿人,比起越南 9,000 多万人还要充裕。

印尼人力成本低  产能渐增

从宝成旗下製造公司裕元年报观察,2014 年印尼产量比重为 31%,2018 年成长至 37%,新产能转移到该地,已是不争的事实。只是,印尼的人力素质不及越南,要如何截长补短,是宝成必须评估,而外界也想知道,未来宝成在印尼产能比重是否会大幅拉高,甚至超越越南,蔡佩君说,品牌客人决策不会瞬间大转弯,但是「我对印尼继续投入抱持信心」。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