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的温柔其实是很「内个」的──《同班同学》 

  《同班同学》说的是三个高中女生的故事,而对于出现在电影中的高中女生形象我们可能都有一点想像:眼镜、制服、书包、高声嬉笑、古灵精怪,各种少女特有的捉摸不定,还有学校里外的友情和爱情,总之是青春。

  《蓝色大门》里关于爱情和友情的各种发展,我爱你你爱他他爱我那种内心的複杂对比上画面的简单,或许可以作为这段时间特有的注解,也就是一种纯粹,纯粹地喜欢和纯粹地对人温柔以及耍任性。电影里关于高中的形象,像《九降风》从海报就开始散发出关于一群高中同学们的淡灰蓝色幽微记忆,而《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则塑造了高中男孩眼中的完美女孩,电影中的高中时期,像是蜕变前的预告,角色们经常被赋予很大的能量,这样的能量让他们相信自己能够以满腔热血改变世界或是一股血气方刚造成破坏,电视剧《他们在毕业的前一天爆炸》就是这般将所有正能量和负能量在短短五集之内全数爆发至令人胃痛的地步。

  这些高中生们穿着制服找到高中制服之外的力量,青春然后成长,跨过某个界线之后领悟到一些道理,忽然觉得自己已经成为所谓大人。

  然后在多年以后的某一天以过来人的眼光回顾,发现当时的自己绝对还只能称得上是个小高中生,这点倒是和现实人生很像。

  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大姨妈!

她们的温柔其实是很「内个」的──《同班同学》

  虽然在海边喊出了这般姐妹情谊的青春口号,《同班同学》中的高中女生形象却相当模糊。

  电影以体育课开场,穿着运动服的每个女学生看起都差不多,有人认命地跑步,有人不甘愿地跑,有人索性不跑,以生理期为由赖在场边,片头的这堂体育课是全片最有学生感的时候。这之后的她们身穿制服却有点违和,让人有些分不清楚是由于他们片中的遭遇,也就是那些在性/金钱与恋爱/友谊之间的挣扎摸索让他们变得世故,还是其实是那一身亮白与淡粉红的学校制服太过不切实际了?

  《同班同学》以援助交际作为高中女孩成长电影的包装,你便知道它要说的其实不完全是援交和包养这些事,价值观和道德感不是这部电影所要探讨的,学校生活当然也不是,在这部电影里的世界,毕业和未来都没有讨论的空间也不是生活的重点,也许是因为都快要没有余力应付当下了,还得要攒钱缴下个月的房租,哪来的心思想更远以后的事。

她们的温柔其实是很「内个」的──《同班同学》

  被父母丢在香港的爱爱认为生活要自食其力,援交是赚取生活费和房租的方式,但她心中还是对爱有所期待。可怡的援交则是充满玩票性质,而婉静对于一起长大的好友可怡和爱爱走得近而吃味,但她从无法接受可怡和爱爱援交到最后自己也被富商包养,则是三人之中落差最大的。

  这三个女生成为一个小团体,在顶楼的泡泡浴俨然是城市里不可能的风景,却是她们之间最放鬆的时刻,但会因为一个男生而闹翻,而又因为一只小狗而再度变得紧密。超脱于道德与现实评论之外,《同班同学》理应放更多心力刻划婉静、爱爱和可怡这三个女生之间的关係变化,然而三人之间的关係除了一只狗狗和一个伪阳光男孩当做起承转合之外没有再更深刻的着墨,其实有点可惜。

  虽然知道十七岁高中女生的温柔其实是很内个的,可能有点懒散有点模糊有点疯狂,时而叛逆时而理直气壮,但应该要是青春无敌的海边一段,得到到结论居然是「有一天发现自己其实是一个贱人,那幺就成为女人了」,非常残忍的一句话。

她们的温柔其实是很「内个」的──《同班同学》

  这样的形象便是自私、矫情、不择手段、抢夺与抛弃一起建立的情感,再修复,最后成为大人。

  比起女孩的形象,婉静、爱爱和可怡这三个高中女生,她们面对社会已经一点也不尴尬了,可能已经成为世故一点的人吧。这种转捩时期她们很内个的温柔,可能就像她们得到的结论那样残酷也说不定。

2015金马国际影展

《同班同学》(Lazy Hazy Crazy)

陆以心 LUK Yee-sum

2015 东京影展竞赛片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